百鸟朝凤

2016-05-18

《百鸟朝凤》,一部吴天明导演的遗作似乎把吹唢呐这项传统技艺翻了出来,小时候我生活的那种穷山沟沟里,唢呐算是最喜闻乐见的乐器了,谁家婚丧嫁娶都少不了雇班吹鼓手,吹吹打打一番,很是热闹。那时人们没什么娱乐活动,能听会锁呐也算艺术熏陶了,更有人喜不滋地从天擦黑听到三更,最后才意犹未尽地去睡觉,那时的我对这种“艺术”真没什么兴趣,也听不出什么好赖。

前几年,我奶奶去世了,我回故乡奔丧,丧事的流程还是按老规矩来办,同样少不了雇吹鼓手来吹打一番,后来我了解到,我们家雇了两班吹鼓手,而且这两班吹鼓手在我们那个地方都有着响当当的名气,当然价钱也是最贵的了,每班七千,吹打的时间是第一天的中午,然后从晚上一直到半夜,再就是第二天早上从起灵出殡到老人下葬入土为安。虽然时间不长,我却从此喜欢上了听这门艺术。

丧事的调子一般比较悲悯,而且配合祭奠的时候,唢呐吹出来的声音时而哽咽、时而哭泣,时而悲哀凄凉、时而唏嘘长叹,就是外人听了也会忍不住鼻子酸一下,更不用说孝子贤孙了,那些姑姑、婶子们,都已经哭的稀里哗啦了。

晚上是重头戏,因为奶奶的丧事是在大冬天,到了晚上,就用大块的碳垒成“火塔”,吹鼓手班子围着一坐,数九寒天,也不会冷。再加上这个时候吹鼓手也都是吃饱喝足了,趁着酒兴,两个班子就打起了擂台,一家来一段,你家吹完我家上,好不热闹。一分价钱一分货,他们吹的也是卖力,从传统的戏曲段子到现代、当代的流行歌曲,吹一晚上不带重的,吹到兴奋处,还都开始玩起了绝活,有拿鼻子吹的,有同时吹两个的,有同时嘴里吸烟,两个鼻孔吹的,还有带口技的,十几年前的吹鼓手可没这些能耐,再看这些吹鼓手还都是年轻小伙子,不像我印象里都是些中老年人,就这样,我也跟他们一样围着“火塔”,从开始听到收班睡觉,算是过足了瘾。

后来我了解到,现在这些高端吹鼓手的都是科班出身了,一水都是戏曲学校乐器专业毕业的,而且不少都是在比赛中获过奖拿过名次的,也怪不得那么年轻就会那么多绝活,年轻人气力足,吹出来的效果也就好,我不免为那些靠业余师傅带出来的吹鼓手班子感到担忧了,以前下三路的行当,现在也成了勤劳致富的一门正经路子了。

后来也在网上听到一些,但效果远不如现场的好听。

Category: 其他 Tagged: 吴天明 百鸟朝凤 唢呐

comments

Page 1 of 1